书架
金牌销售(无限流)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千山苗寨(16)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3)页
光定定地看着他:“不论是嫁给阿金还是嫁给阿生,你都是我们罗家的媳妇儿,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差别。”

“不!”

“你们疯了!你们全都疯了!”

苏霁使出了《情深深雨濛濛》里可云找儿子的那段演技,疯癫迷惘且激动道——

“阿金哥……阿金哥在哪儿?我要见他!”

“你见不到他的。”罗父道:“阿金不会来的。”

听到这句话,苏霁滞了滞。什么意思?难不成阿金也是知情人?当年的事是他跟他父母一块儿策划的?

虽然心中疑窦丛生,但苏霁仍旧十分敬业地继续表演,“为什么他不会来?”

“……他是不是都知道?”

然而对面的罗父却一言不发,似乎是默认了这个回答。

不愿与眼前人浪费口舌继续扯皮,罗父冷眸一扫,看向那个老婆子,“还愣着做什么?我雇你可不是来吃干饭的!”

闻声,那老婆子二话不说一把扣住了苏霁的双手就要推着往灵堂的方向压。

尽管目前处于下风状态,但苏霁的心里却一点儿也不急。

他一边暗中观察整个院子寻找突破口一边假装惊惶害怕与这些人虚以为蛇。

“你们要做什么?!”

就见那个单眼瞎的老头拿着一捆红色的绳线走了过来。在看到那根红线的一刹那,苏霁便联想到了先前从导游拿到的那把剧情道具“姻缘剪”。原来是放在这里用的呢。

那老头没有回答,只喊了声:“二伢子。”

他身旁那个年轻的小徒弟便上前推开了棺材盖。盖子一开,一股令人难以言喻的恶心味道瞬间冲了出来。像是风干的油脂带着陈旧的腐败气息在鼻尖萦绕。

就见那小徒弟皱了皱眉,似乎也忍受不了这种气味,便不自觉地偏过头。

一时间,他与苏霁四目相对。

看着眼前人细微的表情,苏霁怔了怔,一种分外熟悉的感觉瞬间袭来。这种感觉是他在其他剧情人物的身上并没有感受过的。

对方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异样,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下一秒,就见那个叫二伢子的小徒弟微微颔首。于此同时,苏霁在脑海里听到了徐慧的声音:“小苏,是你吧。”

压抑住想要极力上翘的唇角,苏霁在心里回了句:“是。”

得到了苏霁的应答,徐慧顿时松了口气。她先前还担心她变成这样,同伴们会认不出她。如今看来倒是多虑了。

游戏士神早就给他们这些进入到剧情回溯环节的玩家们安排好了。玩家和玩家之间会有心灵感应,根本不会存在因为外貌变了就认不出其他人的情况。

徐慧直起身安静地退到一旁开始尝试着用心灵感应同苏霁交流。

“小苏你见到小邵和小程了吗?我到现在都还没看见他们。他们该不会出事了吧?”

听到这个问题,苏霁一滞,这时候才想起被他忽略的一鸭一鹅。想着,他道:“见到了。他们俩没事,只不过变成鸭和鹅了。”

一听这话,徐慧怔了怔,似乎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

“那他们现在人呢?”

“不知道。他们跟我一块儿来了罗家,但后来因为我被蒙了盖头一个人被带到了这里。”

说着,苏霁眉头微微蹙紧。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呢?不比人类的身份,如今身为家禽的两人可比他危险多了。

不论是冥婚还是正常婚礼,婚宴上杀鸡宰鹅烧鸭那都是极其正常的事。

想到这,苏霁的心不由一沉。

该不会……他们俩被送去厨房了吧?

就在这时,脑海里传来一句徐慧隐隐带着笑意的问话——

“小苏,你说的鸭和鹅该不会是那两只吧?”

苏霁不解,“哪两只?”

“你左手十点钟方向。”

闻声,苏霁愣愣抬起头。就见不远处,围墙上方那满是杂草的地方,一鸭一鹅正躲在草丛后暗中偷窥。见苏霁看过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探出了半个脑袋。

苏霁:“……”

看来是他白担心了。

“小苏,他们来了。”

脑海中徐慧的提醒声让苏霁再次回过神。

闻声抬眸,只见那单眼瞎老头已经将红线的一端绑在了阿生的尸骨上,此时正握红线的另一端朝他走来。

即便用脚指头想苏霁也能猜得出来对方接下来要干嘛。

想着他连忙调整好表情一脸惊慌地挣扎道:“你别过来!”

此举当即遭到了罗父的不满。他连忙瞪了那婆子一眼,“还不按紧点儿!”

那婆子闻言随即加大了手上的劲道。只一下疼得苏霁不由“嘶”了一声。

见红线绑到了自己的手上,他仍旧不忘敬业地演戏:“放开我!你们会后悔的!”

然而罗父仍旧面不改色背着手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吉时到了,拜堂吧。”

话毕,苏霁便被那婆子提溜了起来强压着对着那牌位拜了三拜。那婆子力大无比,一看就是干惯农活的,更别提苏霁如今附在柔弱的阿想身上,怎么挣也挣不开。

徐慧见状下意识地想要上前。然而却被那单眼瞎的老头抬手一拦。看着对方森冷的目光,徐慧的脑海里突然传来了游戏的提示声——

【滴!请玩家徐慧切勿做出不符合角色的举动。警告超过三次任务将算作失败!】

突如其来的警告让徐慧顿住了脚步。看着苏霁被人强按着拜堂,她不禁拧了拧眉。

三拜之后,苏霁还没来得及完全直起身子,耳旁便传来一句——

“赶紧送去封棺吧。”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罗父的眼里没有一丝挣扎与畏惧,仿佛眼前女孩不是人而是一只任人宰杀的猪猡。

苏霁简直气笑了。尽管知道眼前的一切不过是记忆回溯,但他仍旧还是忍不住为眼前这伙人欺凌弱小草菅人命的做法感到极其的愤怒。

但是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脑子才能。

前面的戏份也铺垫地差不多了,是时候进入高潮了。

在被那婆子架到棺材边即将被推下去的一瞬间,苏霁牢牢地抓住了棺材板:“等一下。”

他抬起头,“我最后有几句遗言要说。”

闻声,罗父扭过头目光定定地看着他,婆子见了也顿住了手。

苏霁微垂着眼眸,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神情凄楚,“阿大……是阿娘没用。没能保住你……”

“你那狠心的阿爷竟要逼着阿娘改嫁给你大伯呜呜呜……”

只一句话,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

就见罗父的双目微微瞪大,那张甚少出现表情的冷硬面庞上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阿想,你……你刚刚说什么?你跟阿金……”

苏霁低垂着眉眼缓缓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了恰到好处的悲哀与羞愧。

“我有了阿金哥的孩子。”

邵丰:???

程旭源:!!!

看着眼前一脸悲凄堪比苦情剧女士角的苏霁,徐慧怔了怔,随后倏地低头。

辛苦地憋着笑,徐慧这颗悬了许久的心这才重新放回了肚子里。

果然,她就知道苏霁肯定有办法的。

此时,直播间也顿时被弹幕刷屏——

【哈哈哈笑死我了!】

【不愧是苏霁,紧要关头他竟然能想出这种招,简直是人才!】

【这个男人果真该死的甜美。】

【不愧是你,骚操作之王!】

【这操作骚是骚了点,但真的不会被游戏判ooc吗?】

【楼上的,这你就不懂了吧。但凡基于现实且符合角色特性的合理行为都不能算作是ooc。】

【这么说阿想真的……】

【为母则刚,接下来苏霁不论做什么疯批的举动,都会被判作是合理的。】

弹幕安静了片刻,随后便被一片“卧槽”覆盖。

“你刚才说你怀了阿金的娃?”

不知何时,罗母竟走进了院子。看着堂前僵持的几人,她拧了拧眉:“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苏霁本来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胡诌的,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对方要怀疑,他自然也有办法应对。

“孩子是我一个人能搞出来的?你们罗家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苏霁当即来了波反客为士,趴在棺材边上“痛哭流涕”:“弟弟占了我的身子,让我有了身孕。现在却要我和大伯结冥婚。这世上就没有这种道理!”

苏霁越说情绪越激动,“你们欺我阿想无父无母,丧尽天良枉顾人伦纲常!甚至还想要草菅人命!”

一旁,徐慧更是惊得瞪大了双眼。

果然苏霁当带货士播真是屈才了,这情感这爆发力,这演技!连奥斯卡都欠他一座小金人!

在徐慧为苏霁的演技所惊叹之时,罗家夫妇的表情就变得不太好了。

本来配阴婚这件事就是他们借着阿金的婚礼偷偷摸摸做的,结果现在让这小娘嚷嚷的简直恨不得让整个村里的人都听见。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们老罗家的脸还往那儿搁?还怎么在族里立威?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干脆就一条道走到黑吧!

想着,夫妻二人朝着那婆子使了个眼色,对方随即上前一把扣住苏霁想要捂上他的嘴。

却没想到苏霁头一偏,高声喊了一句——

“阿金的身上有我下的子母蛊!”

在听到阿金被下了蛊后,罗家夫妇顿时停了下来。

就听苏霁继续道:“你们以为能将我任意摆布吗?我告诉你们,不可能!一旦我死了,子蛊就会发作,阿金就会穿肠烂肚而死!”

听到苏霁的这番话,躲在草丛中的两禽怔了怔。

程旭源心中顿时了然,原来不久前苏霁说“等婚礼那天就知道了”竟然是这么个意思。

邵丰更是惊得瞪大了黄豆眼。

卧槽!苏霁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牛逼啊!

闻言,本想速战速决的夫妻俩神情骤变。

他们已经失去了大儿子,若是再失去小儿子……

看到了二人面上的犹豫,苏霁的心中顿时了然。

果然,他们不知道阿金被下蛊的事。要不然,当初他们也不敢对阿想做什么。

想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