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邪神之女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贾琼于申时乘銮舆回了王府, 酉时二刻,轩辕起从京营返回王府。下人马上备了热水给他沐浴,贾琼则从屋中为他备了衣裳, 送到了浴室中的桌案上。

轩辕起倚在浴桶中, 感叹着舒服。古代沐浴是比较奢侈的事,无论是打水、砍材、烧水、倒水都是极费成本的。

所以贫寒人家一个冬天都不用洗澡,中产人家会去公共澡堂洗澡, 夏天就干脆在河里洗澡了。

“娘子,你来给我擦了擦背吧。”

轩辕起健硕的双臂趴在浴桶沿,冲她露出一个霸总王爷的火辣辣的眼神。

贾琼走了过去, 收拾了他落在地上的脏衣服, 嫌道:“一股子汗味。”原来绝世美男子出的汗也是酸臭的。

轩辕起只得自己洗着, 吐槽:“哪个男人不出汗呢?我出的汗要是香的,你也未必喜欢了。”

贾琼拿起猪毛刷子到了他桶边拿了凳子坐下,念他在营里辛苦给他刷一刷。

“昨天母后召我进宫, 我见了母后,后来父皇又召我去了。”

轩辕起惊道:“何事?”

贾琼叹了一声:“你有个沧海遗珠的异母姐姐。”

轩辕起啊了一声, 当真没有想到。

“母后生气了?”

贾琼对穆氏深表同情:“过去二十一年了, 生气也晚了。只是女人遇上这种事儿, 总不会欢天喜地吧。父皇想认那位皇姐回来, 母后召见我也只是想要一个人分享一下心中的苦闷。父皇却担心母后不同意, 我觉得父皇对当年那个女人是有情的。”

轩辕起默然半晌,握住肩膀上的手:“他们上一代的私事儿,我们不掺和。”

“那恐怕不成。其实我几年前就知道此事……”

贾琼简要说起当年贾赦为急着赶回宫的太子收拾首尾, 让秦邦业照看那个女子,后来那女子生下一个女儿“难产而亡”。

然后就是几年前秦邦业带着儿女进京投奔贾赦,才告诉他太子有女……

“我听说蓉儿要聘娶这样的新妇, 实在门不当、户不对,所以才奇怪。爹爹不敢瞒我,才将父皇从前的事告诉我。贾家两府好不容易在夺嫡之事后留得性命,我当真不愿家里再和皇家结亲,他们生肖相冲,我就让爹爹推了这婚事。”

轩辕起脑子一转:“父皇知道是你阻止了婚事?”

“从前未必知道,如今他是猜到了。”

“你的考量都是情有可原的。父皇要接女儿我们不能阻止,只得多陪陪母后了。”轩辕起自己没有想过纳妾不代表他认同一夫一妻制,他仅是自己只喜欢贾琼,只想她开开心心。

贾琼放了出大招:“可是……你皇姐的生母就是警幻在人间的化身。”

轩辕起大吃一惊:“什么?”

“我今天见秦氏时,见她满身都是水月庵神像上空那种灰红之气,秦氏身上还的尸气、鬼气、怨气、龙气。”

“怎么会如此复杂?”

贾琼道:“我量她也不是真身下凡的,偷偷夺舍一具肉身,然后勾引了父皇,肉身珠胎暗结。在她生下秦氏之前,肉身的生气已消。因为警幻是魔神,才能维持着肉身生下孩子。怨气是原来的肉身留下的,龙气自是你父皇的骨血,警幻也留了一些给秦氏保她性命。既然是警幻生下的女儿,与她自然有大因果,所以有她的本命气息。”

轩辕起眯了眯眼睛:“我去杀了她!”

贾琼忙说:“你不要乱来,你杀了她,父皇与你往后如何相处?你有退路,可是父皇与母后患难夫妻的情分也走到头了。”

……

第二天,轩辕起一早去上朝,退朝后轩辕起才跟陪着轩辕泽谈起蒙古部族又不安分的事。

“十年前虽然一举打败准噶尔部,可是十年过去,一些部族又在青海聚集。那达瓦齐有些本事,这些年会盟不少部族,隐隐又是一个新汗。”(注1)

轩辕泽蹙起眉毛:“这过几年又打一仗,没完没了。从关内移民过去,又被他们掠为奴隶,实在是不通教化。”

轩辕起说:“父皇,既然打没有用,不如怀柔试试。听说达瓦齐不到三十岁,在西域一带勇猛无双,是当世豪杰,父皇不如顺水推舟册封他汗位,再与之联姻。”

轩辕泽奇道:“难不成你想娶达瓦齐的女儿?”

轩辕起顿了顿,说:“我刚刚大婚,我有英华相伴便满足了。我听英华说我还有一位皇姐,生得国色天香,早到婚配年纪了,可是纵观朝中勋贵子弟,没有一个配得上她的身份才貌。此时接了皇姐回来,就怕皇爷爷难免认为父皇早知皇姐再京却这么多年也未告知,是不信任他,传在朝臣的口中则更不好听。当下父皇尽快稳定朝堂要紧,边疆便是有所不稳,也暂时不宜大兴兵戈。可若是借蒙古之事,送皇姐去和亲,不但能许皇姐下半生以汗国王妃尊位,又能怀柔蒙古,父皇二十年前的旧事在皇爷爷和朝中大臣看来,都是天大的好事。”

轩辕泽虽然登基了,太上皇也不怎么管前朝的事,可是如今前朝还都是太上皇的旧臣,如果太上皇后悔了,他只怕有不小的麻烦。

这些情势,贾琼是不能和轩辕泽说的,但是轩辕起说出来就无妨了,因为十年来他们父子之间经常谈起。

轩辕泽沉吟了半晌:“是不是你母后和琼儿的主意?”

“母后从不干政,不通朝堂天下之事,她哪有这种主意?英华虽通晓世事,可是早朝廷议的边关之事,她又无从知道。今日朝上议起青海、伊梨之事,我才忽然想到这个主意。”

轩辕泽这才相信了,不得不考虑起这个主意来。

“琼儿就没有跟你提……她的出身有些妨碍的事?”

轩辕起道:“她有事不会瞒我,英华虽通些阴阳之术,父皇却未必相信。”

轩辕起和贾琼从不争取他去相信那些阴阳之术,轩辕泽反而更加看重:“琼儿也该是见过她了,是个什么情况?”

轩辕起淡淡道:“父皇还是不知道的好,英华能瞧得出来,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向父皇证明此事。父皇只当没有那些妨碍就好了。”

轩辕泽听见轩辕起这个态度,反而冷哼一声:“事关邪/教祸国,朕岂能不过问?到底如何?”

轩辕起才说起贾琼对秦可卿的评价,轩辕泽大吃一惊,说:“她是胡说八道,就算她母亲涉及邪/教,又哪来的尸气和鬼气?”

“父皇不信,就当我胡说,但她绝对没有外传此事,只要父皇自己不提,不会对皇姐造成影响的。”

轩辕泽见他们一点都没有反对他和秦可卿父女团圆,轩辕泽自己反而顾忌起来。

“朕也曾听说琼儿除掉了千年恶鬼张生,徐绍审理案子时,还有那些被张生害死的女鬼,后来全由妙云大真人超度了。琼儿真有那么大的本事?”

轩辕起说:“既然父皇也问过徐绍,怎么又不相信?英华说,皇姐身上有尸气、鬼气、怨气,是因为那真正的荆姑娘被警幻夺舍了。在荆姑娘的肉身消耗完了生气时,警幻却还没有离开,她用法力维持肉身,生出皇姐。皇姐身上才会天生带着尸气、鬼气和真正的荆姑娘的怨气。父皇遇上她时,我们还没有出生,我们没有资格判定她是否是邪/教的人,真正知道真相的只有父皇。决定皇姐往后的路的人也只有父皇。”

“那些尸气和鬼气会害人吗?”

“父皇觉得会吗?”

轩辕泽哼了一声:“朕问你话,你又怎么不一次性说明白?”

轩辕起斟酌一下:“那营缮郎秦邦业,原来夫妻二人虽然无儿女,但是家业尚丰,在金陵过日子还是不错的。否则贾赦当年也不会找了他来照顾那位。秦邦业早年同时还抱了一个男孩养着,但是那男孩夭折了。之后秦家太太生下一小儿后不到一年去世。这十几年来,秦家家财耗尽才不得不来京。”

……

贾琼正在移清殿吃得着皇后亲手熬的银耳莲子羹,刚喝完一碗,她说:“母后,我可以再吃一碗吗?”

皇后微笑道:“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你爱吃几碗都行。”

皇后让宫女再给她乘一碗,贾琼笑着说:“煮银耳连子羹讲究火候、甜度,母后做的就是比厨子做得好吃。子朔哥哥以后恐怕得变瘦了,母后你可不要怪我。”

皇后笑道:“你这孩子,可真是个猴儿!”

轩辕起进殿时没有让人通报,正走了进来:“我怎么就变瘦了?”

贾琼笑道:“饿瘦得呗!母后的厨艺好,我的厨艺差。”

轩辕起只冲她微微一下,就朝皇后行礼:“儿臣参见母后,母后万福金安!”

皇后虽然不能事事如意,但是生了个儿子如意得很,冲伸出手去,轩辕起只得如小时候一样牵着她的手,坐在她身边。

“母后近日好吗?日常管理宫务累不累?”

皇后叹了口气:“如今还好,不像上个月手忙脚乱的。六宫十二监各司其职,不用日日亲自过问一些事,自有旧例。只是我觉得如今你父皇后宫空虚,倒用不了这么多人。”

宫女新送来一碗银耳莲子羹,贾琏拿着勺子还没有开动,听了这句话不由得说:“父皇还后宫空虚?父皇不是有好几个妃子吗?要是再多,父皇要顾不过来了。”

皇后轻轻摇头:“琼儿不许胡说!你父皇子嗣单薄,应该广纳后宫,开枝散叶。”

贾琼嘟囔:“不是有两个儿子了吗?我爹都只有我哥哥一个儿子。”

“皇上和你爹爹怎能一样?”穆氏暗想:要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