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沧海遗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3/3)页
缠绵的日夜,恍惚闪过一些画面,他们的木床上的荷花浮雕边沿似印有一些奇怪的符印。

轩辕泽看着贾琼画出的符印发呆,最终他记忆中那木床上的浮雕徽记与贾琼画得画重合起来,他心下不禁骇然。

贾琼沉默了一会儿:“也许是我多疑了。因为这邪神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对我家下手了,我以为她对殿下下手也会这么早。”

轩辕泽嘴唇动了动,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若真是邪/教,为何对你家与我皇家下手?”

“我荣国府祖上有开国功德,爹爹娶了贤妻,生得瑚大哥那样的佳儿,富贵还能传承百年。王氏信了邪/教,她夺了荣府嫡支传承,邪/教借她及她的儿女能截取荣国府百年气数。父皇当年是皇太子,也是真龙之身,通过你也能截取轩辕氏一小半气数。其实这种手段终非正道,可是魔修有她们的世界观和修炼之法,我们纵使自居玄门正宗,终是说服不了她们的。”

贾琼已通过人间之劫掀开了警幻干扰轮回的证据,解了不可妄言的天道禁忌。后来经王氏的事攻入水月庵,全国捣毁邪/教,禁忌也开方便之门了。她现在提及警幻,就不会有泄露天机后的因果惩罚了。

轩辕泽忙道:“难道我轩辕氏气数已被她所截?”

贾琼静静打量着他,挑了挑眉,却不说话,暗想:既然没有,你怎么又说被她截了气数?

轩辕泽微微恼怒,冷哼了一声:“你若是胡说八道,也别以为起儿护着你,朕就拿你没辙。”

“这些事儿,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我这样的玄门中人,自是‘信则有’;父皇不是玄门中人,就是‘不信则无’。如今父皇已然君临天下,邪/教已被捣破,又何必较真呢?”

轩辕泽负手来回跺步,忽问:“你是玄门高人,那你推算本朝有多少年运数?”

“推算是虚的。父皇已然顺利登极,一场内讧消弥于无形,本朝国力消耗已经降到最低了。”

轩辕泽沉默了许久,问道:“若是,你们皇姐的出身真和邪/教有关呢?”

“现在还没有接人回来,暂时没有大的关碍。”

“所以你还是要阻止她回宫来。”轩辕泽多疑,以为皇后找了她,所以她要为皇后解忧。她说秦可卿身上有不妥是为了阻止她回宫恢复公主身份。

贾琼眉眼含着笑意,那种她独有的灵秀与顽劣的气质却是能让任何人动容的美丽。

“皇姐就算是邪/神警幻人间分/身所生,她应该也是凡人。一个弱女子,犹如漂萍,警/幻的图谋与她无关。我早知她可能与警幻有关,这些年来也从未借机去瞧个究竟。这足以证明,我不会干吃力不讨好的赔本买卖,父皇不必多虑。”

轩辕泽听了这话,不知应该放心还是应该生气,在一旁坐下喝茶,道:“既然邪/教之事是你揭开的,这事儿你也脱不清关系。皇后让你去瞧瞧她,你就去瞧瞧吧,但是没有朕的允许,你不得伤她。”

贾琼呵呵一笑:“父皇是不了解我,我待女孩子比宝玉还温柔。我怎么会伤害女孩子呢?”

“敢情在宫中大闹,嫁祸于人的不是你?”

“哦,原来父皇记着这一出。”贾琼讪讪朝他拱了拱手,”儿臣先跪安了。”

“慢着。”

“父皇还有何吩咐?”

轩辕泽指着桌上刚端来的三盘糕点,两碗八宝酥酪:“御厨刚做的,吃了再走吧。”

皇室贵族一日两餐,如果没有宴席就不吃午饭,可是期间会有别的点心。如今已是午时,她也该饿了。

贾琼也不推辞,坐下来时便有太监端了热水来供他们净手。皇帝开动了,她也拿了汤匙就吃,喝一口,又检起一块枣泥馅山药糕。

轩辕泽自己只用了三口酥酪,一块山药糕,却见她用完了一碗酥酪,三盘糕点也减少一半。

轩辕泽漱了口后才问:“你在王府里吃不饱饭吗?”

贾琼腆着脸笑:“吃得饱,但是我整日忙,消耗大,饿得快,所以午时都加正餐。”

轩辕泽好奇:“你忙什么?”

“每日诵经练功写书,特别消耗能量。”

轩辕泽反应过来:“是有这事来着,听起儿说你还有著书立说之志。”

贾琼呵呵:“父皇见笑。以后我要是出版了,书买得好,子朔哥哥也有面子,还能赚钱。”

“你娘家开的店也不小了,听说今年还去户部买茶引和盐引,还不够呀?”

贾琼沉默了一会儿:“我哥哥就跟我爹一个样,做不来八股文章,武功又是三脚猫,他倒精于实务和算术。我爹就这么个儿子,总不能游手好闲,结交狐朋狗友或在内闱厮混着吧?我只得让他做生意,没有想到他和嫂子在这方面还挺有天分。”

轩辕泽道:“起儿唯一的舅兄怎么能当个商户?朕瞧着……就恩典他去做个县令吧。”

贾琼知道贾琏和凤姐现在绝不想去做什么县令,但不能直接拒绝,于旧说:“父皇现在就不要将我架火上去烤,真的恩典也请过几年。春闱这么多学子赴考,父皇今年多唯才德选任补缺,才尽收天下士子的心。”

轩辕泽点了点头:“难为你这样没规矩的人还能想到这些。”

贾琼心想:皇帝暴露真心了,原来在他心目中,我就是一个没规矩的人。

轩辕泽又打发她离开了,静静坐在亭中,想起二十年前初见荆幻儿的情景,当真惊为天人。

多少风花雪月、谈诗论画、恩爱缠绵,让他至今也念念不忘。若非回京后就适大变故,他定会派人去将她接回京来,好好宠爱。

原来还以为是一场浪漫相遇,一场两情相悦的真爱,可如今却发现涉及邪/神的阴谋暗害,这让轩辕泽又愤怒又伤心又失落。

贾赦当年虽然为他收拾首尾,但是贾赦也绝不可能知道荆幻儿那床榻上的徽记。二十年前贾琼还没有出生,她就更不可能提前知道。

轩辕泽心中再如何忘不了她,也不能说是贾家人冤枉了她。

……

贾琼一出宫就写了封信,让丹霞回荣国府交给贾赦,第二天上午,贾琼就回娘家吃宴。

秦业带着儿女赴了荣国府的宴席,秦业自是带着儿子陪贾赦坐一桌,而秦可卿则去屏风另一边的女宾席给王妃、老太太、邢夫人请安。

贾琼让爱凑热闹的老太太坐在首座,自己只在她左边坐着,邢夫人坐了右边。

见礼过后,贾琼笑着说:“还真没有见过像秦姐姐这般风流标致的人呢!快在我身边坐吧。”

秦可卿谦让了一下,丹霞亲自来扶了她在贾琼身边坐下。

贾琼刚才望气,只觉她身上笼罩着一层灰红之气,身上还有鬼气、尸气和业障。

她母亲生她的时候肉/身已经死了,若非她身上残留的灰红魔气、龙气,她早就夭折了。秦可卿主观上虽然没有什么恶意,可是这样的人不是什么人家都消受得起的。

贾琼又问秦可卿:“秦姐姐在家时都爱做些什么?”

秦可卿道:“先母早亡,我只在家打理家务,做些针黹,教养弟弟。”

贾琼叹道:“真是长姐如母,秦姐姐也不容易。”

“就盼鲸卿能好好读书,不负父亲的期望。”

这秦邦业也是贾赦找来接盘的,他们家断子绝孙只怕与贾赦也有些因果。

“鲸卿便是你弟弟吗?如今几岁了,何不让他过来见见。”

秦可卿身边的丫鬟宝珠去唤了秦钟过来拜见,贾琼见他男生女相。都说男生女相主富贵,将来总不至于太过贫贱。

贾琼想到原著中他和水月庵的智能儿通/奸,这欲海情天又与警幻有干系,也是可怜。

都不是圣人,男女在青春期有了情/欲之思都是正常的,何况他有个秦可卿这样风流的姐姐。

有时候是需要时间和阅历让人长大,就如贾琏还上过狐狸精,可他现在好好的,能担起家里的事了。

秦邦业已经六十多,与儿子代沟太大了,若遇上儿子青春期的问题,只知打骂,下手没个轻重,儿子病了之后他又不知如何照顾,就任孩子病死了。

贾琼让丹霞赏了他一个荷包,说:“正是该好好教养的年纪,这孩子文弱,男生女相,只怕家里溺爱太过,有伤福气。府上该磨练磨练他,性格不够坚毅时只一个劲儿地让他读书,他也读不成。”

贾琼的话是十分不客气了,秦可卿吃了一惊:“家里只他根独苗,难免溺爱。”

“恕我直言,我观他少年时有一劫只怕难过,令尊要是舍得,不如我送他去茅山拜王留芳真人为师。他在茅山出家潜心修道五六年,许能过了这死劫。”

邢夫人说:“既然是修道,又何必舍近求远?可以找敬大老爷。”

贾琼摇了摇头:“不成。敬大伯半俗半道,跟着敬大伯,此劫难过。”

秦可卿和秦钟的牵绊太深,不真正出家修道,怎么斩断呢?

秦可卿身上的灰红气息和死气、鬼气都沾染在他身上了。可是他这是身上的这种鬼气和韩莹所中的阴毒又不同,这长期积累沾上的,与他本身的元气交织一起,没有明显的“敌我对抗”。所以,贾琼不能运功为他驱除干净。

等秦钟动了情孽,身子空虚加上秦邦业的精神打击,死气、鬼气占据脏腑,那就十之七八要死了。

只有那远离世俗的仙门门派中,他好好修行玄门功夫,锻造意志,这气死和鬼气才能慢慢散去。

秦可卿道:“多谢王妃娘娘好意,可是家里只有鲸卿一个儿子,我实在做不得主。”

贾琼淡淡一笑:“我明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9 10:33:28~2021-09-20 12:58: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叶蔷薇 10瓶;酱酱酱酱酱酱 2瓶;最爱甜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