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大明预备天子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小明王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时如流水, 转眼又是一年春天。

这年是至正二十三年,朱标已经十岁,抽条似地长高了很多。

老朱同志在龙湾之战后, 陆陆续续攻克下太平、信州、安庆、江州等地,地盘扩大了很多。朱标旁听了许多战时会议, 军事素养和政治能力都有提高, 智商与情商也是噌噌上涨,总算不至于跟不上身高的步伐。

功课与修行的进展都很顺利, 唯一让朱标感到头疼的,就是他那一把还没做好的扇子。

不只是刘基, 就连张中和周颠也认为要再等一等, 叫朱标有些耐心。朱标也不知道他们叫自己等什么, 但这么一等, 就等了两年。

两年过去, 他几乎都要把这个扇子抛在脑后了。

可是朱标已经成长了, 根据刘伯温的套路,他觉得这个等一等的“等”,估计还是要等什么能加在扇子上的法宝。

想到已经在燕雀湖住下的谢八,朱标觉得刘伯温是想带着自己薅龙的羊毛。

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跑到鄱阳湖去宰龙,这是大事情,地方又离得远,除非有什么正当理由, 否则老朱同志是不可能同意这个计划的。

所以这等, 估计就是等到能够名正言顺地去鄱阳湖的那一天。

不过也不一定, 一般的事情已经很难让朱标产生什么剧烈的心理变化了。杀龙杀鸡的,他都不在乎。

他正在名为合格继承人的坦途大道上狂奔,且一去不复返。

帅府花园里。

“公子, 这个月呢,我们镇妖处捉到了三十只妖怪,里面没有罪的有五只,其余的轻罪十六只,重罪六只,处死三只。”

“有一头牛妖,没有吃过人,但判的是死刑,送来的是帅府的厨房,这一个您应该知道。”他咽了一口口水。

长孙万贯跟在朱标身后走,手里拿着册子,继续念道:“公子,除此以外还有一件事,镇妖处的……”

朱标突然抬手制止了他的话。

长孙万贯立刻闭嘴,抬头一看,原来是迎面走过来一位妇人,妇人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

朱标道:“去吧,改日再说。”

长孙一躬身,退下走了。

这两个人正是孙氏和朱镜静。孙氏是个柔弱的女人,经过那次生产的风波后,神经一直有些紧张,像是受了刺激,对孩子看得很严,总是自己亲自带着,不肯让他人插手。今天天气不错,她带着朱镜静出来散步,就正好遇上了朱标。

“姨娘好。”

孙氏一愣,赶紧行礼,随后有就些紧张地站在了原地。

居移气,养移体。朱标身上的气势与日剧增,和老朱同志越来越像,平日里他脸上挂着笑的时候倒还没什么,但只要他扯平了嘴角,不管是眼神,还是话语,都会给人一种冰冷的压迫感,一举一动间都带着上位者的威仪,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服从。

自从孙氏偶然见识过一次朱标接见臣子的样子后,她的态度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然了,虽然不至于害怕,但也是不敢彻底放松,束手束脚,矮了三分。

朱镜静是个小萝卜头,不懂这些大人的事情。她的记忆力似乎很好,对还在襁褓中经历的事还有些印象,从能走路起,就爱跟着朱标乱跑,格外地亲近他。

小萝卜头今天穿了一件嫩黄色的衣服,头上带着红色的头饰,认不出是什么造型,也许是一串果子,红彤彤的,就像她的小圆脸,很是可爱。

现在她看见朱标,眼睛都发光,歪歪扭扭地跑过来,嘴里吃着一块糖,含含糊糊地喊大哥。

“大哥,大哥!”朱镜静冲过来,熟练地抱住了朱标的腿,兴奋道,“哥,陪我一起玩!”

这孩子从小就胆子大,还是婴儿的时候,被鬼捉走了就不怎么哭,现在更不得了了,喜欢爬树,还喜欢跳高,要命的是还总爱折腾。

她不是追着橘非跑,就是跟着六出白玩,今天涂了自己一身泥,明天就能掉进水缸里。

孙氏明明已经管得很紧很紧了,这孩子却总还能找到机会祸害自己,像是个见缝插针的小特务,对各种能溜出去的时机把握得相当到位。

小萝卜头在整个帅府也就怕三个人,一个是老朱同志,一个是马秀英,还有一个就是朱标。也许是因为察觉到他们三人最不一般的原因,小孩子对人的感觉总是有些奇妙的精准在里面的。

老朱同志忙得脚不沾地,和她见不了几面。马秀英呢,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且她的性格温柔宽厚,朱镜静想惹她生气,除非是点着了房子。朱标么,那就更不行了,他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会好意思和小孩子计较。

这样数下来,朱镜静害怕的人全都管不到她,还不是任由她无法无天。就连朱棡,在上房揭瓦的程度上也只能甘拜下风,屈居第二。

“陪你玩什么?”

“大哥!狗,六出白!”朱镜静抱在朱标的腿上,就像抱在一棵树上,熟练地往上爬,不一会儿就到了他腰上,笑道,“我们一起丟球球给它。”

这项娱乐活动朱标和朱镜静玩过几次,一开始的时候,他很乐意陪妹妹,六出白也乐意接球玩,只是每次到了最后,狂奔着去够球的却不是狗子。

朱镜静接朱标抛出来的球接得最起劲,好像完全没意识到身边有条狗,她这样的行为,让六出白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只能蹲在朱标身边和他一起看萝卜头捡球。

朱标在这时就会非常心虚,总觉得自己好像在虐待妹妹,做的是什么不好的事情,频频向四周看去,害怕有人看到他们。

毕竟这场面实在是太离谱。

这次朱镜静又提出要求来,朱标铁了心要拒绝她,说道:“六出白在爹那里,他带它去打猎了。”

——骗小孩儿的,其实六出白在屋子里睡大觉,抱着骨头流口水。

朱镜静有些失望:“狗狗不在,那大哥,我们去买糖人吃吧。”

“吃糖人要出门去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