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大明预备天子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章 大胜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应天城, 城外。

朱元璋骑在一匹马上,一身甲胄,手中握着缰绳, 遥遥看去。

对面是山壁,生长着高大的斜出树木,辅以杂草花木,一片青绿之色。

他们能听见陈友谅的炮鸣,能看见他的战船,就说明他确实是在江东桥那里遇到了阻碍,没有办法只能折返, 跑到龙湾这里来登陆。

“伯温, 你看咱的标儿, 给咱修了个好东西,修得不错,结实!”

刘基还能怎么办, 在吹嘘自己儿子的父亲面前,只能赞同地点头——他作为半个师父,心里当然也是很满意的。

这座桥不仅挫败了陈友谅的威风,还让他失去了巨船高船的好处——他不能再像攻打太平一样, 让士兵们从船上直接攻入城墙上了,更重要的是, 船既然不能从秦淮河走, 就只能到龙湾来。

到龙湾早已准备好的埋伏中来!

大敌当前, 兵戈的铁锈气与隐隐的血腥味道, 还有那奔涌江水的流动声与庞大舰队靠岸的碰撞声,一齐顺着山风扑面而来,翻滚咆哮, 混合成庞大的血红色之气浮于天空之上。

刘伯温抬头看着空中气象,知道这一定是场大仗。

而朱元璋,他正安静地看着陈友谅那些号称“混江龙”、“撞断山”还有“塞断江”的大船逐渐接近陆地。

名子不文雅,可是却很朴实,很真实,其中的一些船舰,甚至修有第二、第三层甲板,配合着火炮与风帆,威风凛凛,如同岛屿。

而它们在江上航行,数量之多、之密,又像极了迁徙的牛群。

朱元璋的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可是嘴角已经紧绷起来,眼神如两把插在雪里的长刀,已进入了战场。

“吴策。”

朱元璋身边的男人低头听令。

“去告诉常遇春还有张德胜,告诉他们,咱们要准备好包饺子了!”

“是!”吴策纵马顺着山坡急去。

“伯温。”朱元璋笑了笑,“咱记得你说过,两军交战之时,任何术法都是不能用的。”

“对。”刘基点头道,“若是修士能够随意插手战役,只需引来洪水或灾疫就是了,哪里还需要交战。但这其中也还是有极小的可能会有例外的。”

朱元璋点点头,“之前咱闺女那事,肯定是陈友谅做的,你说这次,他会不会有什么鬼主意?”

刘基皱眉道:“臣觉得不会。主要的战场还是这里,在龙湾输了,在应天不管做了什么都会功亏一篑,陈友谅应该不会做这样没有意义、不过脑子的事情。”

“咱也觉得不会,但凡事都有万一。”

“那么……臣去找镇妖处的人看看吧。”

“不用!”朱元璋抬手制止他,“让标儿去做。”

刘基还是有些担心和犹豫。

朱元璋却朗笑起来:“咱的儿子,咱心里清楚,那小兔崽子精明,你放宽了心。”

这话头明明是他挑起来的,又给他自己结束了,刘基深切地怀疑这只是他找来想要夸儿子的话术。

无奈地笑了笑,他刚想说点关于军武布置的事情,就似乎有所察觉,看向了一条船。

这艘船很宽敞,很漂亮,也很巨大。但在船队中,只不过是普通的一艘。

可是这条船的甲板之上竟然放着一把椅子,椅子边上侍立着两个无脸的纸人,各拿着一把纸伞,为椅上坐着的人撑着。

这两个纸人阴森森的,已经足够可怕,可它们服侍的人却还要更恐怖,那简直是看一眼就要叫人尿裤子了。

此人脸色苍白,白的像是暴雨后死寂的冷灰的天空,毫无生气。他的脸色白,可竟然还穿了一件墨黑色的衣服,更显出肤色上的诡异,只看一眼,就使人心头发麻。

这个人好像也是纸做的一般。

“……邪术。”

朱元璋侧头:“你说什么?”

“船上有人会邪术。”刘基皱眉道,“这门邪术似乎主聚阴气,元帅你看——”

“那一艘船的上空,乌云明显要多些。”

朱元璋眯着眼睛看过去,确实看出了不同,天上的云不多,都是白色的,只有那一朵略微发黑,像是雪上的泥痕般显眼。

“这个人会邪术,能影响到战局?”

“即使是邪术,也要遵循因果报应,这样大的一场仗,除非他想要受天雷轰顶之痛苦……”

“天雷轰顶?承受了天雷轰顶,他就能改变战局了?”

刘基果断道:“不行,此人只会当场暴毙。”

“那就行了。”朱元璋盯着主舰,“你多看看他就是,有情况再通知咱。”

说完这句话,他就一扯缰绳,两腿一夹,扭转马身下了山坡,只留刘基一个人在上面在注视着江面。

——————

时间推移到不久前。

陈友谅先是领着船队顺秦淮河直下,赶赴江东桥。

康茂才告诉他那里是座木桥,只要把它砸了,就可以长驱直入,奔进应天,到时里应外合,取得胜利自然不在话下。

地方到了,江上很快响起陈友谅呼唤康茂才的喊声,但是喊声没有得到回应,他和将领们才诧异地发现木桥已变成了石桥。

于是他们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