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大明预备天子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龙湾之战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3)页

“标儿,人都会犯错的。你爹也不是个完人,你看他——娘就觉得他太狠,太固执了,这样的性格不利于治国。”

这倒是,朱标想到老朱同志一批批屠杀掉的大臣,还有那些繁琐离谱的规定,不由点了点头。

“你呢,标儿,你还小着呢,在你这样的年纪时,哪个英雄豪杰能有什么成就?”

橘非在椅下挠了挠耳朵,打了个哈欠。

她继续道:“年轻就是有资本的,你可以去闯,去拼,有爹娘在背后给你撑腰,还有什么不能做?——你爹不理解的事,你就过来告诉娘,我也能为你出主意。”

朱标伸手,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上的瓷碟子,吐槽道:“娘你还不知道他么。爹不理解的事儿,那还能做啊?他不喜欢的,就是不好的,哪怕是个梨,也得拉出去游街示众然后砍了。”

马秀英被逗笑了,心里轻松不少,拍拍他的背,支使道:“去吧,去看看你弟弟们去。”

朱樉、朱棡还有朱棣,都被他们的母亲关在后院里了,她们并没有马秀英这样的气魄,所以都有点害怕,管紧了自己的孩子们。

提起弟弟,朱标就想起一件事。

碽氏似乎又怀孕了。

这孩子老朱同志已经给起好了名字,是叫做朱橚。橚和素一个音,橚这个字和草有点关系,橚爽的意思就是草木茂盛。

这个字能被老朱同志翻出来起名字,也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朱标不了解相关历史,但实际上这个名字取的还真不错,朱橚从小就对草药感兴趣,长大后也挺有出息,诸如《袖珍方》和《普济方》等书,就是他领着医者们编撰出来的。

老朱同志老是不着家,还能抽空回来造几个孩子,真是十分励志。

马秀英看出他在想什么,笑道:“怎么,你嫌弃他们吵啊?长兄如父,你还有的受呢。”

“以前还行,以后倒也好说,现在一群小萝卜头,叽叽喳喳的,像鸭子。”

“他们是鸭子,你是什么?”马秀英瞥他一眼,换了个主意,“那么你就去找李先生吧,他正好在厅堂里。”

“李先生?”朱标猜她说的是李善长。

“还有哪个李先生?你爹叫他留下的,外面正在打仗,他是个文官,现在应该不忙,你去找他聊天吧。”马秀英刚刚还因为朱标不好好呆着而生气,现在就往外边赶他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母亲的通病。

但这个可以有。

提起李善长,朱标就来了兴趣,下了凳子,前往大厅,准备去见见世面。

厅堂里,李善长正在看一摞文书,他手里拿着毛笔,一边摸胡子,一边在纸上写点什么,手边还放着一杯热茶。

正如马秀英说的那样,李善长平日里主要负责军需调度、制定税赋、编定律法等事情,是个纯正的文人,没几块肌肉,多跑几步可能都要喘,去算去了前线也没什么用,一发流矢过来要了命,老朱同志可就没地方哭去了。

即使他是个那样子的老狐狸,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李善长的心里也不比别人平静多少。

他自认是个聪明人,还在滁州的时候,就一眼看中了势力还很小的朱元璋,觉得此人必定有大出息、必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后来郭子兴诱惑他改人辅佐,也没有答应,现在一看,自己的眼光果然很好。

但这次决战龙湾,稍有不慎满盘皆输啊。

家里的地窖已经准备好了,夫人也屯好了吃的,儿子那边呢,家丁护卫都喊过来了。

城万一真破了,还要看大帅的决断,该逃到哪里去,要是真的不行了,譬如大帅撅过去了,那就得投降。

投降么,还得从头开始,需想办法证明能力,要在同僚之间走动,经营自己的派系……唉,陈友谅那边好像没有什么熟人。

李善长越想越觉得麻烦,纸上的东西虽然改了一些,但因为思绪分散的原因,改的让他不是很满意,索性就放下了笔。

但愿刘伯温那个神神叨叨的家伙能起点作用吧。

门口的、李家自己的小厮看见李善长不动了,就立刻进来,以为是他的墨水要没了,拿起墨条要替他磨墨。

李善长回过神来,挥挥手道:“不用,出去,出去吧,听见城外有动静了再进来告诉我。”

小厮立刻听话地出去了,守在门口。

“咳。”他干咳几声,捻起一张纸来,继续看上面的报告。

谁知道他刚看进去,门口的小厮就又进来了。

李善长皱着眉毛,将手放下,厉声道:“怎么回事?”

“老爷,是大帅的公子来了。”

公子?

哪个公子倒也不必问。除了朱标以外,其他公子还小着呢。

朱标等着人通报完了,出来请他进去,就踏进了门里。

这些年众文臣送来许多山水字画、瓷瓶木器,试图在无声无息间矫正朱元璋的审美。

老朱同志虽然不在意,马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