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沧海遗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二月初七日, 住在东院的李家三子已然不会整日埋头苦读了,上午,三李兄弟反而在院子里打太极拳, 让身体都暖和起来。

忽有李铎的书童来报, 三姑娘身边的司棋姑娘来了,三李兄弟在厅堂相候。

就见一个十四岁上下的俏丫鬟带着三个丫鬟提了东西进院来,朝他们福了福身。

“给三位表少爷请安。”

李铎年纪最大, 忙道:“司棋姑娘快别多礼。”

司棋道:“三位表少爷过几日就要参加会试了,这神京二月天不比南边。前些日子二姑娘,不, 王妃娘娘和三姑娘担心表少爷是南边来的, 只怕不习惯春寒料峭。三姑娘特意选了些布和棉花, 带着几个丫鬟做了三条棉裤、貂毛袖套、半指的牛皮手套。”

李钰微笑道:“其实我们兄弟三人在姑父家承蒙照料,一应用度都有不曾少了。表妹还考虑得如此细致,我等实在感激不尽。”

司棋命人将东西放在案上, 又道:“我们也只从丫鬟那要到了表少爷的尺寸,也不知表少爷穿着合不合身。若有不合身的, 只管找我们马上改, 明儿一天还来得及。”

李锐忙说:“表妹给准备的, 断没有不合身的。我自小在广西长大, 特别怕冷, 这下有了表妹准备的棉裤和手套,进号舍也不怕了。”

司棋这才笑着告退了,李家兄弟取了棉裤、袖套、半指牛皮手套一看, 都不禁暗赞表妹们体贴温柔。

下午时,贾赦和贾琏来看他们,他们倒是送上一些上好笔墨和名茶。在那号舍呆这么多天, 吃喝拉撒都要自己在里面解决,一些细节上的东西就很重要了。

好的笔墨写出的字好看又带着特别的墨香,能让阅卷官也多喜欢一分;喝了茶有提神的作用,下笔时才能思维流畅。

三李谢了又谢,贾赦问他们如今准备得如何了,明天还要不要闭门苦读。

李锐笑道:“闭门苦读是早先的事儿,到了这些天再临阵磨枪也迟了。这两天该放松一些才是。”

贾赦松了口气,说:“我看你们心态放松,我也安心了。这每年科考,那紧张到生病不起的人都不会少,还有些地方上舞弊考出来的举人,到了会试号舍里一看卷子直接晕过去的。”

其实贾代善早年也曾想要两个儿子科考,贾赦不是吃那样的苦的料,又有太子为依,袭爵人身份为仗,所以他早早就放弃走这条路了。

贾政同样没出息,他也直接弄到了监生名额,本要直接参加春闱,可是有一回考前几天就紧张得一病不起。

还有一回倒进场了,还是下人去抬着回来的,自称是天气太冷,第二天就病了,影响了发挥,自然也落榜了。

贾珠的没出息就不用另多叙述了。

李家兄弟不由得暗自好笑,李钰说:“我们兄弟去考,能不能中是一回事,但不至于吓晕了去。”

贾赦点了点头:“你们都是好样的,要是你姑母在世见了,不知有多高兴。”

贾赦又转开话题,说明天轩辕起和贾琼三朝回门,府里有家宴,要是不影响他们温书就一道去坐坐。

李锐揖道:“王爷、王妃三朝回门家宴是何等盛况,姑父诚意邀请,我等还推辞,未免矫情了。”

“好好好,那就一起热闹吧。”

……

二月初八,三朝回门,荣国府是好一阵热闹。荣国府自贾代善去世之后,从未有如此之繁盛。

轩辕起和贾赦、贾敬、林如海、贾琏、贾珍、贾蓉、李氏三兄弟拼桌坐在一处。其他人不敢放肆,只贾赦喝杯酒又要叙叨叨一句。

“我知道殿下疼爱包容琼儿,可是一时疼爱是没有用的,要一直疼爱才行。”

“殿下一定要答应我,不要让琼儿伤心难过。”

“我知道,我不是个好男人,可是我女儿一定要嫁个有情有义、真心真意的,不然我不甘心。”

贾赦显然还没有从女儿出嫁的事上缓过劲来,轩辕起初时不觉得有什么,他一直这么念,才不禁打断他。

“岳父!我知道了!英华是你的女儿,也是我妻子。我会永远疼她爱她的,你放心。你舍不得她,你去王府小住,当我不在王府时你接她回娘家小住,这都没有什么。”

贾赦才来了精神:“真可以吗?”

轩辕起才道:“父皇原是要我住宫里的,英华不喜欢宫禁深严,我才跟父皇说要住王府。”

贾琏过来亲自给轩辕起斟酒:“爹爹一时没有适应,殿下见谅。”

……

女宾一席上,大家和乐,只黛玉偷偷抹泪了。

贾母见了不禁说:“玉儿七岁来府里,住了这些年,这就是她自个儿的家了。何苦又要她去金陵,她在那边可一个伴儿都没有。南北相隔,又得多少年才能相见,家里可得多记挂呢。”

杨氏不由得尴尬,才说:“老太太莫要伤怀,但凡老爷回京述职,我们就跟了来,必来府上给老太太请安。实在是林家人丁单薄,大姑娘在老爷和我跟前住着也能热些。”

贾母这时已然明白,她想的来日方长,让黛玉和宝玉情投意合,黛玉非宝玉不嫁的谋划是彻底成空了。贾母片刻间有些讪讪的。

贾琼才忽然岔开话题说:“让星华给大家弹一曲吧,妹妹在宫里念书,琴技可又长进不少了。

杨氏也忙附和,奉承贾母:“老太太真是好福气,家里出了王妃这么出众的女儿,还有三姑娘这样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可人儿。我们大姑娘也说,在府上日日与姐妹们念书,老太太这些年可费了多少心思呢。”

贾母只得笑着,其实女学都是贾赦坚持要办,而且要办好的。原来按照她的脾性,养在身边宠着,或者让女孩子们跟着李纨读点女四书,做些针黹就行了。

贾瑶只得让丫鬟备琴焚香,到了厅堂中央为大家抚琴。今天都是自家亲戚,贾瑶显身为大家抚琴也不会失了身份。

一曲古朴的《幽兰》悠悠响起,曲意自有一番冷傲。曲声似幽兰静静地轻吐冷香,淡淡的,沁人心脾,悲而不怨,走向光明。

在场的几乎都是行家,不由得心生向往。

轩辕起从不把除了贾琼的少女看在眼里,这时才打量这个妻子心念念的妹妹,不由暗想:琼儿自是天仙之姿。可琼儿的妹妹确实出众,连皇家也难及的。

贾赦看着小女儿,微微惊讶:一直关注着大女儿,不知不觉温柔不争的小女儿其实也长大了。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四岁的在课堂上打磕睡,然后窝在他怀里睡觉的娃娃了。

我的女儿……贾赦一想到小女儿将来也得“赔出去”只觉不公平,凭什么都得他赔本,这么出众的女儿都为别人家养?

贾瑶一曲奏完了,贾敬一见贾赦的模样:“赦弟,何事又让你泪流满面?”

贾赦回神抹了抹老泪:“瑶儿也长大了……”

李铎道:“姑父爱女之心,真让人感动。”

贾赦叹道:“你们不晓得,我那时没有太太,她们姨娘又去了,我从老太太院子里抱去东院亲自拉扯大。”

贾蓉逗趣道:“叔公教养女儿的能耐可比嬷嬷们都强。”

“嬷嬷哪及我?我事事亲为,连她们进宫采选的礼仪规矩都是我亲自教的。”

贾蓉扑哧一声笑出来,原来贾蓉也听说过贾赦曾经亲自教导几位姑姑宫廷礼仪,只觉天下奇葩,这时本就有意说笑。没成想贾赦一点也不以为耻,反而自己谈起此事。

要是面对寻常的女儿,贾赦定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前些年他又有李惠娘和贾瑚当精神寄托,他的心才变得温柔起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十年来,贾琼等家人让贾赦走到了另一个结局。

轩辕起捏了捏拳头,免得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笑话岳父,那就显得太过无礼了。

“岳父,我敬你一杯。谢谢你教养娘子长大,又将她嫁给我。”

三朝回门不能留宿,到申时初,轩辕起、贾琼就起驾告辞,各亲戚们依依惜别。贾琼拉了黛玉道了珍重,抱了她好一会儿,才上了銮舆。

初九日一早,贾琼打发丹霞送了礼盒到林府送给黛玉。黛玉打开一看,是一套凤羽头饰,十个平安符,两瓶给林如海和杨氏的丹丸。

黛玉带着盒子上了马车,三年前满怀着对父亲的不舍来京,如今又满怀对舅舅一家的不舍回家。世间终无两全法,世间也无不散的延席,她将来还要面临时与家人的再次分别。

黛玉抱着贾琼送的盒子悄悄落泪,杨氏瞧着这孩子心思纯粹又钟灵毓秀,不由得搂在怀里怜爱。

“许明年老爷又要回京述职,大姑娘再随老爷回来,便能再见面了。明年若不来,后年也定要来了。”

……

二月初九不仅是林家人出发返回两江的时间,也是春闱开考时间。本届春闱是新皇登基后的第一届,个个举子摩拳擦掌,想要鱼跃龙门。

二月中旬,春闱还未结束,轩辕起的婚假就结束了,他平日又得在京营驻着。像他这样的人,实在看不过去一朝禁军糜废至将士们上不了马背、打不开弓,或者箭驽、火铳等设备都生锈。

贾琼一人在家熟悉着宫中给派下来的太监宫女,家里只有两个主子,所以轩辕起也没有要太多的人,免得开支太大。

还有管洒扫、浆洗、厨房、制衣、仓库、銮舆仪仗、车马的人,职权分明,都有正副管事。

贾琼的生活起居都有丹霞、玄霜两个大丫鬟和四个小丫鬟,平日差使自己的四家陪房也够了,但是轩辕起还是在内府挑选两个贴身服侍的总管太监、两个总管女官、四个绣娘、两个擅长做饭的厨子贴身服侍她。

贾琼觉得这样的生活已然十分奢侈,实在有些浪费人力了。可是各家王府的王妃身边的配制都有这么多。其他王府的大小主子多,其他闲杂人员就更多了。

贾琼看了府内人员的名单,在大殿外的广场上见了所有侍候的下人颁布府里的一些戒律规矩。

反正做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