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真相大白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因为皇后娘娘有懿旨, 到了九月时,琼瑶姐妹就要进宫去皇宫女学念书了。

凤姐只得亲自为妹妹们备好书笔文物和三日换洗的衣裳,仔细交代丫鬟进宫去万不可出差错没了规矩。

贾瑶由绣橘陪着进宫, 而原来调到凤姐身边的绯月只得暂时调回贾琼身边。绯月年将十七,贾琏和凤姐都将为她在外物色一个管事,嫁了过去也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奶奶, 这时婚事只得延期一两年了。

皇宫女设移清殿东侧的五间大屋子, 移清殿原是帝后起居的宫殿(紫宸殿则是皇帝一人的寝殿), 附近就是御花园了。

进宫中女学来念书的郡主们和才人们被统一安排住在昆玉宫的配殿屋子里,郡主们有独立的屋子,而才人们则是两人一间屋子。

贾琼是皇长孙的未婚妻,管事太监给她照郡主的例备了一间屋子,贾琼要求贾瑶跟她同住一间, 管事太监就允了。

贾琼和贾瑶刚刚安顿下来,就听到屋外传来嘈杂声, 一个淡紫色的宫装少女进了屋来。

“我可打扰大嫂嫂了?”

宫装少女巧笑嫣然, 正是寿安郡主轩辕迪, 贾琼、贾琼及绣橘、绯月忙起来问礼,轩辕迪过来抓住贾琼的手:“大嫂嫂的礼我可受不得。”

贾琼内心一多汗,脸上还得笑着:“好郡主,你怎么来打趣我呢?我糊里糊涂地就承皇恩, 其实我……真高攀不起。”

轩辕迪笑道:“怎会高攀不起?我曾听说大哥哥自己选的。大哥哥自来与别人不同,十四岁就去边疆整备军务, 十六岁执掌京营,他自小爱宝剑烈马,娶妻也要娶个武艺高强,志同道合的。”

贾琼抽了抽嘴角, 暗想:我这不守闺训,武艺高强的名声没有吓退皇家婚事,反而招惹了这门婚事不成?失算,失算。

贾琼才说:“我可当不起。如今进宫来念书,我们姐妹也只好求郡主多关照了。”

轩辕起才道:“今儿上午进宫安顿,没有课业,就是让大家熟悉一下。”

琼瑶姐妹随轩辕迪出了屋子,就遇上了三王爷家的寿康郡主轩辕迦、六王爷家的寿宜郡主轩辕迢、七王爷家的寿宁郡主轩辕越。

如今皇室十二岁以上的未婚郡主就四位,还有一位端敏公主轩辕漫是老皇帝的小女儿,生母婉嫔,她平日还和婉嫔住在一块儿,如今不住这边。

轩辕起介绍琼瑶姐妹给三位郡主,三位郡主其实对贾琼十分好奇,一见她恍若九天玄女的绝世姿容,不由得都呆了呆。

每位郡主身边有一位才人一位赞善,属于有品级的伴读女官,都来自于世宦列侯之家的十二三岁的贵女。

轩辕迪本是几位郡主中年纪第二大的,可是由于现在轩辕泽复立为太子,三王爷、五王爷彻底失势,轩辕清却仍然受重用,所以她的底气反而要高过别的郡主。只不过原来稳稳压过轩辕迪一头的寿康郡主暗自不忿。

上午安顿好,并熟悉环境,中午用过点心小憩一会儿,便去了学堂。

这宫中的女学和尚书房不一样,皇子皇孙五岁开始就要在尚书房念书,若不出意外——如像皇长孙一样的天才,他们得念到二十岁才可按照皇子皇孙的才能安排些差事。

公主郡主小时候通常跟在母亲膝下,另有嬷嬷或女先生教养。

宫中的女学只是公主郡主出嫁前两三年要在女学接受系统教养,再以伴读制度预先拓宽她们的闺中人脉。

毕竟是皇家女学,主要授课先生有大学士徐南山先生(教文学)、皇后跟前的女官张嬷嬷(教管账)。

此外还有选修的琴、棋、书、画、茶艺、刺绣、马术等课程,这些先生今天还没有来。

今天下午就是让学生之间及师生之间熟悉一下。徐先生毕竟是一品大学士,又是男子,由张嬷嬷问大家身份名字,在家学过什么。

贾琼毕竟是未来的长孙妃,她坐在第二排,就在轩辕迪后面。贾瑶因为和她是同胞姐妹,就坐在她旁边。

从端敏公主轩辕漫辈份和身份本来最高,不过她母亲身份不高,也不受宠,只说认识几个字。反而三王爷府里的轩辕迦十分好强的样子,说在家时已经学过她四书五经和琴棋书画了。

轩辕迪等几个郡主说在家略有涉及这些,问到贾琼时,贾琼说:“最近太忙,没读什么书。上个月弄到了一套西洋《圣经》和《几何原本》的前朝译本略读了读。”

轩辕迪奇道:“这是什么书?”

“是西洋传教士传来的书籍。《圣经》是宗教书籍,就像是西洋人的佛经,在西洋人中的地位是极高的。《几何原本》是前朝徐光启翻译的两千年前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所著的数学与哲学的巨著,是西洋数学的基础。”

轩辕迦白了她一眼:“亏你还是皇爷爷指婚给大堂哥的人,不在家好好读四书五经,学女戒,居然读番邦蛮夷的书。”

贾琼呵呵一笑:“孔孟之道,有些是真理,有些是骗人;西洋之学有些骗人的,但真理也不少。《女戒》就全部都是骗人的,我死也不会学的。”

张嬷嬷不由得脸色大变,顿了顿才说:“贾姑娘,怎能如此狂悖?圣人之训,如何能不听?嫁为人妇,更应该谨守《女戒》。”

贾琼站直了身子,顽劣性子上来,对着公主郡主和众多贵女们眉飞色舞地说:“都是凡人,哪有圣人?就说一个礼教吧,孔夫子的母亲没有三媒六聘,看到一个有钱老男人献身野合生下孔夫子。这来路就不太正了吧?前朝大儒冯梦龙说过,‘乞丐何曾有二妻,邻家焉得许多鸡,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

至于《女戒》,更不可信。纵观班昭生平,早年丧夫,未免过得孤苦,可是这女变态自恃才学,眼看着她觉得不如她的女人过得很幸福,所以生出嫉妒。这是人性,世上极少有女人是希望别人过得比自己好的,就像没有男人总希望别人的官位比自己高一样。

可班昭没有权利干涉别人的幸福,所以她幽居寡居时心中对别人的嫉妒和怨气无处发泄,就写了《女戒》来讨好男人、间接道德绑架其她幸福的女人。那种能力低下、自己没有魅力吸引女人的男人一看,哇,这东西好。男人不需要才华能力,自有女人既当老婆又当老妈子又当生子工具服务他。

于是那些劣等男人们纷纷推崇班昭,这极大地满足了班昭的虚荣心。有劣等男人来捧她的场,呵呵,又抚慰了寡妇班昭的寂寞心灵,至于班昭有没有偷偷收几个入幕之宾,那就天知道了。后来男人都推崇班昭这样的女人,大部分的女人体力太弱,种地打仗都不如男人,为了成功嫁一个男人只得学《女戒》了。

我不一样,我武艺高强,若有国战,自可为君王驱狼逐虎,我这样的女人不嫁男人也不会没饭吃。我为什么要学《女戒》?”

皇后娘娘身边的张嬷嬷胸膛起伏,脸色涨得通红,受的刺激太大,以至于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满场哗然,一直不说话的大学士徐南山才一拍戒尺,喝道:“肃静!”

这位饱学的大儒眉头深锁。他实在无法跟一个女顽童辩论孔夫子是他母亲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后被生出来的。孔夫子的出身,后世儒生也无法自辩。

他更不能讨论《女戒》的高尚性,至于她说的冯梦龙那几句诗,就算孔孟再世也难以自辩的。徐南山当然也读过一些冯梦龙的著作。

轩辕迪让宫女们扶了张嬷嬷去耳房休息,又叫道:“快传太医!”

贾琼大闹学堂的事很快就有宫女去禀告皇后娘娘……

贾瑶见姐姐捅出这样一个大窟窿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又有欲哭无泪之感。

“姐姐,你闯大祸了!爹爹千叮咛万嘱咐,不可以在宫中乱来,你怎么就不能忍一忍呢?”

贾琼拍了拍妹妹的背,就怕她太过紧张也缓不过气来:“妹妹,我只是说实话,没有犯大夏律例呀。你也知道我是不学《女戒》的,以前老太太让罚抄女四书,都是爹爹和你代抄的。”

贾瑶抱住贾琼的胳膊:“可这是在宫里,你已经被指婚了,和从前不一样。”

贾琼暗想:这下更多的人知道她不适合当皇家儿媳妇了。

正在这时一个女官来了女学宿舍院子传皇后旨意,但见她面目肃然,口内道:“皇后娘娘懿旨,宣贾琼于移清殿觐见!”

贾瑶吓呆了,紧紧抓着贾琼的胳膊,心想着怎么办,可是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余下众多贵女暗自看好戏,她们觉得贾琼这是自恃美貌又被指婚给了皇长孙才得意猖狂,这样必是大难临头了。

都说皇长孙克妻克妾,近日众多贵女都在计算着贾琼哪日被克死,又是以什么姿式死,这会儿的阵仗更像是被打死。有那嫉妒贾琼的人,便暗自兴灾乐祸起来。

贾琼抽出自己的胳膊,说:“妹妹别怕,我不会有事的,最多就是出家。”她要是出家修道,跟唐朝女人修道一样,养个入幕之宾又不难。

“姐姐,去了皇后娘娘那,一定不能再出差错了……”贾瑶眼中透出深深的依恋与关怀。

忽然轩辕迪上前朝女官说:“刘姑姑,我跟贾姑娘一起去向皇后娘娘请安吧。”

那刘姑姑道:“皇后娘娘只宣了贾姑娘。郡主若要向皇后娘娘请安,改日再去。贾姑娘,请随奴婢走吧。”

贾琼舒了一口气:“请姑姑带路吧。”

如今轩辕泽复立太子,所以离开原来的王府,居于东宫。轩辕起知道贾琼今日进宫,并未离开皇宫,随着监国的父亲上了午朝,正要跟父亲东宫处理内阁呈上来的奏折。

忽见平日服侍他起居的太监秦忠跑来,轩辕起眼波一闪留步,秦忠才上前来。

“怎么了?”

秦忠禀道:“奴才去女学打听贾姑娘进宫念书习不习惯。可是听说贾姑娘大闹学堂,气晕了张嬷嬷,如今被皇后娘娘召去了。”

轩辕起抚了抚额头,他本想早些去见见她,可是就上了个午朝,就捅出一个大窟窿来了。如今后悔从前要面子或患得患失没有早些告诉她也迟了。

轩辕起禀了轩辕泽后,忙往移清殿赶去,以他的武功,越过几道宫墙也不过数息之间。

贾琼正随着刘姑姑赶到移清殿不久。

贾琼朝皇后见礼之后,皇后抚了抚额头,叹道:“你怎么将张嬷嬷都气晕了?”

贾琼不回答皇后这个问题,忽道:“皇娘娘娘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吗?我自小在玄真观修道炼功,通内家功夫,不如我给皇后娘娘按一按,疏通疏通。我在家也给太太按过。”

皇后确实经常头痛疲乏,她虽然是继后,可也上了年纪了。崇德帝上了年纪都有养生退位之思,追求修道,皇后便是想要养生,她一个内宫妇人却没有皇帝那么方便。

皇后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也学得妙云大真人的本事?”

贾琼微笑道:“我在玄真观多年,要是没有学到些本事,爹爹怎么可能任我在观里这么多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