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章 采选赐婚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3)页
,听得见。

太监唱名之后,皇后微微一笑:“这两位就是贾将军家的双生女呀,果真钟灵毓秀!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我是姐姐。”

“我是妹妹。”

皇后问在家读了什么书,贾琼福了福身:“回娘娘,我不爱读书,妹妹爱读书。”

贾瑶悄悄看了她一眼,忙说:“其实姐姐也读过很多书的……”

皇后又问平日在家除了读书,还做些什么,贾瑶道:“回娘娘,余暇便跟着母亲做些针黹,管一管账。”

贾琼却道:“回娘娘,我不敢欺瞒您,我不会针黹,平日衣裳都是家里做的,荷包、手帕是姐妹送的。”

皇后深深呼吸:“一母同胞的姐妹,这喜好怎么相差这么大?”

太子妃赔笑道:“皇后娘娘,这孩子说话实诚。这孩子虽然不会针黹,不爱读书,但是武艺高强,当年臣妾是亲眼见过的。”

贾琼福身:“多谢太子妃娘娘夸奖!太子妃娘娘要是喜欢,我可以耍大刀给娘娘看。娘娘,我刀法可好了,遇上歹人,任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我的刀快,他还没有砍倒我,我就砍下他首级……”

贾琼演着一个完全不适合宫廷的虎性的女子,她希望妹妹当上伴读,可是她自己才不想当伴读。要是进了公主郡主的学堂念书,她还怎么在外练功、降妖伏魔?

皇后娘娘脸色一僵,暗想这就是皇上要给皇长孙订的人吗?还好,这长相倒绝不会委屈了皇长孙。反正不是自己儿媳妇和亲孙子的媳妇,随便吧。

皇后娘娘看着太子妃:“将门虎女,将门虎女呀!”

另外两个打酱油的女孩不由得难以置信,暗道:这也行?我要是这个模样都要被母亲打肿腿肚子了。

太子妃也很无奈,因为大儿子命太硬,配不得大家闺秀,所以选个同样命硬扛得住的。

太子妃道:“到了宫里,是不许砍人的。”

贾琼暗想:啥叫到了宫里?我就是来走过场的,太子妃娘娘你也是了解我的。

贾琼微笑道:“娘娘,我是说在外面砍。”

太子妃道:“女孩子嫁了人,也不能这样老想着砍人……”

贾瑶觉得太子妃虽然和蔼,但是姐姐只怕还会说出什么歪理来,她就有负爹爹所托了。

贾瑶福了福身:“皇后娘娘、太子妃娘娘,其实姐姐只是喜欢习武罢了,从不仗武艺伤害无辜。姐姐也从小念书,天赋远胜于我,只她更爱习武一些。姐姐从小在玄真观一边修行,一边为先太太祈福,对爹爹十分孝顺,对妹妹们十分关爱。我们家里的姐妹们个个都敬爱她。”

贾琼嘴巴动了动,又尬笑了一下:“天下妹妹都一样,在妹妹眼里,姐姐就没有不好的。”

“好了,我都明白。”太子妃点了点头,不打算再问才艺了。克妻儿子娶妻不容易,闭着眼睛先娶来,儿子以后自己降伏她吧。

皇后看着太子妃,笑道:“贾将军的女儿一文一武,具是出众的,都留下吧。”

贾琼傻了,她都说了自己不爱读书了,怎么还让她当伴读?她想争取一下,但是看这个场合,还有贾瑶的前途问题,只得忍下了。

皇后与太子妃这下才看余下二女细节,具都点明留下了,她们才退出了大殿。

……

琼瑶姐妹排在前面,所以午时末刻就出宫去了。

二女同乘马车回府,贾琼瘫在车上,哇哇叫着:“我不要进宫陪公主念书,我不要……”

贾瑶看着毫无仪态的姐姐,叹了口气:“姐姐,这也是娘娘们的恩典,不是说不要就不要的。”

“让爹爹去求太子,太子是知道我的,我这样的人不适合宫廷。要是入宫念书,我还怎么练功?我还有很多事呢。”

贾瑶劝道:“姐姐,你的道法武功已经够强了,从玄真观回来,享一享人间安乐,不好吗?”

“人各有志。”

一回荣国府,贾赦早一步接到了消息,亲迎她们回到内堂去,知道她们都被留下了,哈哈大笑。

“我的女儿就是不凡!”遂让姐妹俩先回房更衣休息,晚上他这里摆饭庆贺。

……

贾政和王子腾已经做主,让王夫人去水月庵出家为尼,贾政回府将此事报告给贾母。贾母则让贾赦过来,让他们兄弟和好,有意让贾政一房人到东院居住,再让宝玉到她身边养着。

贾赦却说:“出家?我的瑚儿可是死了十七年了,拿个出家来敷衍我呢。”

贾政心头气恼,可是不得不低头:“大哥,无论如何,王氏是一个人,我要是杀了她是触犯刑律的。王氏不肯自尽,我有什么办法?让她去水月庵出家,我已经尽力了。”

贾母帮腔:“政儿说得有理,我们家的态度也给出来了。瑚儿若还要迁怒,不要迁怒无辜的宝玉,自去水月庵找王氏索命去。”

贾赦沉默了好一会儿,说:“这事儿我且先不提,到时候瑚儿自己决定。但是已然分家搬走,又想搬到我的东院是何意?还要全家主子奴才都吃我的、用我的,岂能这么便宜?”

贾政一脸心痛模样:“大哥何必此言?老太太如今提了出来我方知,我也想着就近事奉老太太膝下,尽为人子的本分。”

“从前占我的家是为了尽孝,现在要去住我的东院仍然是尽孝,合着但凡你想尽孝就都得我埋单?尽孝不是你自己的本事赚来东西孝敬老娘的吗?让我埋单的是你尽孝还是我尽孝?还是说,一个‘孝’字于你就如夜壶,想尿时就用一用。”

贾母喝斥一声,双目含泪道:“老大,你想一想,你从小就受你祖母宠爱,大了一点就当了太子伴读,少年时就算不学无术,你也什么都不缺。吃的、用的、见的人都是不凡,后来还袭了爵位。可是政儿有什么?到如今家分了,你当了荣府的家,王氏也出家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我老婆子还在时,让政儿、宝玉在我身边多留几年,你都不容吗?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回金陵去?”

贾赦想怼她:你要回去就马上回去,我还怕你不成?你这装腔作势的演给谁看?只怕你死都不舍得京里的荣华富贵。

可是抬眼一看,贾母银发苍苍,老眼含泪。

这人是他的亲生母亲,如今又年近七十,又有几年好活?自己的儿女都各有本事,又和睦孝顺,可是她生了三个孩子却不如意。女儿早逝,贾政是个无能假道学,自己又与她有隔阂。所以自己比她幸福多了。

贾赦才有些心软,道:“如今已然分了家,我如老太太的意愿分了一半田庄铺子给二房。所以,二房主子下人一切用度,我官中是绝对不会出钱的。宝玉要想进府,也只能住荣庆堂,不能占我的院子。宝玉的下人用度也一应由二房自己出,想要吃荣府的饭食,得笔笔账记清楚。”

贾母不就是知道分家后贾政府里开销大,他们家现在不能再借管家捞荣府里的油水,但是在荣府吃用几年也可减轻负担。而且,如今忠义亲王重立为太子监国,贾赦的又要成香饽饽了,贾政一房就近住着总是更有好处的。

贾母被打碎了一半的算盘,不由得骂道:“你这眼皮子浅的,就跟你那女儿一样了。你好的不学,就是听信那没有规矩的不孝女儿!”

贾赦呵呵一声冷笑:“宝玉身边多少丫鬟?他的丫鬟一个个是副小姐,我还得养么多副小姐不成?宝玉又是一个大手大脚享乐的,凭什么不去败他自己老子的家产非要来败我的?”

贾母抚着额又歪去榻上哀叫着,贾赦只在一旁干站,再不能让步了。

贾政连连叹息,控诉着贾赦:“你为何非要伤老太太的心?你有什么不满脾气就冲着我来。”

贾母抓住贾政的手表演着:“政儿,咱们不和那不孝子说了,左右我没有多少日子了。我死后,你就为我扶灵回乡葬了吧。”

“大哥!”贾政忽然有了底气,“你难不成还要气死老太太吗?”

“为了来我家白吃白喝,你们也够拼的了。”

贾母眼睛发红,叫道:“政儿,给我收拾东西,我回金陵去!这个不孝子,让人家戳断他的脊梁骨!”

正在这时,忽有门吏到了荣庆堂外寻贾赦,贾赦走出屋门喝道:“有没有规矩?敢在老太太这喧哗!”

门吏忙朝贾赦打千:“报老爷,宫里的高老爷奉了皇命来宣旨!”

贾赦想到一事,忙:“快!快!摆好香案,启中门迎接高老爷!让府里所有主子到荣禧堂接旨!”

贾母和贾政的戏做到半途就被抢戏了,他们可不敢怠慢宫里的圣旨,贾母忙整了衣裳发鬓前往大门。

邢夫人、贾琏、王熙凤、贾琼、贾瑶、黛玉、贾琰、贾玥都闻声赶来。

高德忠乘轿到了荣国府,轿子直接抬进荣禧堂前才停,高德忠下轿时就见贾赦率着全家主仆上下跪接。

高德忠满面笑容,上前扶起贾赦,笑道:“赦公,怎么如此大礼?”

贾赦谦道:“天使降临,是赦的莫大荣光。”

高德忠连连称好,又率四个小太监往正堂去了,贾赦带着众位主子随之进堂。

高德忠面南而立,取来随行太监手上的圣谕,高声道:“一等神威将军贾赦之女贾琼接旨!”

躲在王熙凤后头打酱油的贾琼听到了这命令不由得吓了一跳:“我接?什么情况?”

王熙凤和贾瑶将她往前一推,贾赦则拉了她前来,说:“不许在天使前无礼,快跪下。”

贾琼见众目睽睽,只得和贾赦一起跪下,余下亲人和下人具都跪下,口呼万岁。

贾琼还暗想:难道贾敬将她的道法比他更高的事报告给皇帝了,难道皇帝也要封她做真人,跟她修道吗?

高德忠展开圣旨,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长孙日表英奇,天姿粹美,适婚娶之时,择贤女为配。一等将军贾赦嫡长女,生于庆善之族,玉粹其度,渊靓而衷,丽质轻灵,风姿雅悦,与皇长孙堪称天造地设。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为皇长孙正妃。一切礼仪,交礼部、内府与钦天监共同操办,择良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