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7章 贾赦怼母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贾赦怔愣了许久, 才说:“是这样吗?可她……没有想当皇家媳妇。”

轩辕起笑道:“我有信心,我拿真心待她,她会愿意的。”

“小女蒲柳之姿, 何德何能……”

轩辕起轻轻笑了一下,说:“蒲柳之姿?贾姑娘什么姿,有什么德和能, 你应该清楚。你不必说了, 回家考虑嫁妆的事吧。”

“……”贾赦想了好一会儿, 忽然开心了起来。

因为小殿下是如此满意他女儿,小殿下真心待她,将来女儿只要见了他,定然会喜欢的。他还是不要杞人忧天了。

“贾将军还是早些回城吧,不然城门要关了。”

……

轩辕起并不知贾琼已在玄真观了, 这时知道就折而往玄真观方向去了。天完全黑下来之前赶到,寻到了贾琼的院子, 但见院子里悄无一人, 平日替她准备三餐, 打扫院子的两个老婆子已经回去休息了。

她的禅房已经点着灯,轩辕起到了她窗外轻唤了一声。

等了一会儿,才听她说:“你自己开门进来吧。”

她的房间已从里面锁了,但是以他的本事不是难事。过不一会儿, 轩辕起就开了们进屋去,就见满地的废纸, 而她还在书桌前拿着一支鹅毛笔,不,凤毛笔在桌前书写。

她一袭浓密的长发披肩,一直长到腰间, 她微垂着头,于自己手上的活儿十分仔细,他的到来也没有让她将关注点转移。

他捡起一张废纸打开,就见上面书写着一些字,可是上面也有不少异体字,甚至有些字他都不认识。还有一些字词组合看着非常新颖,他只连蒙带猜其含义。

“英华,你在干什么?”

贾琼抬眼瞄了他一下,说:“你这会儿怎么来了?”

轩辕起道:“我们的夏季演习完成了,我就放几天假,自然要来瞧你。”

贾琼长长叹了口气,说:“你来瞧我有什么用?你也帮不上我。”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我写书缺少这个时期的行业数据,没有数据的书,逻辑就不严谨,写出来不就像是儒法的空想一样?”

“什么书……你之前说的创立新学?”

“我能对这个时代做的事不多,以新学的精神扫一扫这个末日辉煌的时代的暮气。”

以新学、新的精神面貌扫这时代越发陈腐的气息,然后再灭个小国,她应该能应付这场功业了吧。要是只借着轩辕起灭个小国,只有武功,没有文治,功业不全。

那时警幻非但不是她的磨刀石,反而她才是警幻手底的炮灰。

轩辕起温柔地看着她:“你这志向未免大了一点。”

“诶,别这么说,这不是我的志向,我是非不得已。”

“何人逼你了,等你嫁给我后,我自然保你荣华富贵。”

贾琼哧一声笑,摇了摇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人一但拥有别人没有的力量,会成为人间隐患,天必生克制之物。我要是没有用处,老天爷只盼着我早死早超生。”

“你的用处……不是降妖除魔吗?”

贾琼噘了噘嘴,半晌才道:“我也想是,可是一次又一次的事提醒我,不是,不仅仅是。”

轩辕起沉默了一会儿,说:“是上回提过的,逐鹿全世界?”

贾琼忙道:“是你说的,我没有说过。不要把目标定的那么大,今天脑子进水乱吹牛,明天都会成为流出的苦泪。逐鹿全世界,那是后人的事。”

三教、天庭多半达成一致意见,要是听她乱吹牛,只怕真想她干那个,她不是就完蛋了。

轩辕起哦了一声,去她身边看看书稿,便又想问什么,可贾琼让他闭嘴,她今晚得写完手上一个章节,所缺的数据也要列出来,将来去做调研。

于是两人只有一个写,一个看稿,时光悄悄流逝,竟然已到了下半夜。

贾琼打了个哈欠放下笔,然后整理好今天写的稿子的顺序,小心收进芥子荷包里保存。

贾琼看轩辕起还坐在她平日打坐的蒲团上,不由得说:“你怎么还不走?”

轩辕起吐嘈:“大半夜的,你让我去哪儿?我只能在你这里凑合一晚。”

“随便你。”

贾琼起身出屋去解手回来,才去屏风后脱了外袍刷牙、洗脸。

轩辕起盘膝坐在蒲团上,听到脱衣服的声音和水声不由得满脸通红,方才看她的稿子生出的思考不知扫进哪个角落里了。

贾琼只着中衣从屏风后转身出来,看他背对着她,才问:“你要洗漱吗?还有清水。”

“哦,好。”

贾琼见他呆头呆脑走到屏风后的样子,不由得哧一声笑,从柜子中取出一床被褥放在地上,便径自在榻上躺下。

轩辕起洗漱后出来,就见她已经昏昏沉沉睡去,对着他也没有什么防备之心。

轩辕起在地上躺下了,枕着手臂胡思乱想。她怎么跟别的女子完全不一样?轩辕起虽然不了解女人,但是后宫或者亲王府的女人不少,他就见过不少。

生在彩绣辉煌、钟鸣鼎食之家,她能忍受独居道观的清苦,不用丫鬟近身服侍,修道修学,一住就是几年。

作为一个仙女下凡的女子,一方面她对自己的道行法术非常自信,一方面从来不觉得她有这点本事就该从别人那得到什么。

作为一个绝世美人,她很在意自己的容颜,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借绝世容颜去换取什么。她除了自我愉悦之外,并不太明白这样的容颜可以让无数男人为她生、为她死、为她生不如死。

轩辕起强忍着身上的兽性,早两年他还敢抱她,现在见她时却不敢冒犯。如此辗转反侧,至丑时末刻才悠悠睡去。

轩辕起囫囵着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按点醒来。

贾琼已然起来了,正在屏风后梳着头,听到声响,就问道:“你是不是要走了?”

轩辕起默然一会儿,却说:“倘若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

贾琼轻笑一声,款款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但见她一头青丝挽了一个简单的灵蛇髻,头上插着一支白玉簪,身上着一件素色罗衫和一条红绫裙,衣料质地轻软舒适,可是上面并没有绣任何花样。

可她简单的着装胜过无数贵女的彩绣辉煌,他就盘膝坐着,微微仰着头瞧她。

“我去厨房给你带点粥和馒头,吃了再走吧。”

轩辕叹道:“你竟然一点都不挽留我?”

“你有你的事儿,我有我的事儿,我留你干什么?”

“你何必在这里过得这般清苦,我看着也心疼。”

贾琼笑道:“经济学的书无法闭门造车,过些时日家里还有事,我得出去了。”

轩辕起心里盘算一下,忽道:“我听说秋闱过后,皇家要采选了,你的年纪刚好符合。”

贾琼点了点头,说:“爹爹为了妹妹前程着想,希望她能选为郡主身边的才人。”

轩辕起笑道:“你妹妹能当郡主才人,你只怕要被皇孙看上了。”

贾琼只当他是酸味,白了他一眼:“旁人那样想,我不管,但你得改改。你总是说哪个皇孙又看上我要纳我做侧妃了,总是站在男人的立场上将女人看做是一件物品或者像是一头猪仔。这件东西好,那头猪仔品相好,万事由男人的眼光做主,这是极不尊重的。”

轩辕起原想起个话头,就朝她认了自己就是那皇长孙的,可是她这一翻话说得他十分心虚,只好摸了摸后颈,居然一时说不出口了。

“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是你答应嫁我,不许骗我。”

“我哪有空跟你开几年的玩笑?”贾琼见他眼神飘忽,觉得自己有义务要调/教他,便在榻沿坐下。

“子朔哥哥,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但是无论是交朋友还是男女朋友、夫妻,最基本的是平等和尊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轩辕起咳了咳,忽说:“咱们不平等,你为尊,我为卑。”

贾琼原一本正经的面孔突然崩了,咯咯笑了起来,半晌才说:“我也没那么田园女拳……”

“什么田园女拳?”

“嗯,这是一个复杂的名词,以后慢慢告诉你。”

轩辕起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是采选的事就是这样,我不说,它还是那样,并且还有很多人争着去。”

“采选郡主才人是一种求职活动,跟男子科举似的。但你总会说那些没意思的话,你想想,倘若你有女儿,被人挑猪仔一样,头长得不好,身材不好,牙口不好,你女儿心里什么滋味?就算被人挑中了,无知地洋洋自得,一辈子以一个不尊重她的男子的好恶忽喜忽悲,你做何感想?”

轩辕起哈哈笑起来:“你放心,咱们的女儿自然是挑别人的份!”

贾琼不由得拿手帕朝他一掷:“谁跟你咱们!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最好的爱情和婚姻的基础是出于惺惺相惜,而不是挑猪仔一样。”

封建时代的顽固分子移近身子,支着颔望着她:“你能欣赏我,我自然欢喜,但是挑选何尝不是一种欣赏?嗯,单方面的欣赏。”

贾琼居然哑口无言。无论是现代还是洪荒时代,男女是相对平等的,她在洪荒时甚至见过不少母系的族群。

轩辕起猜中她的心思,说:“咱们之间,我让着你,只让你挑我,成不成?我绝对能在众多……‘猪仔’中脱颖而出!”

贾琼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伸手捏住他的鼻子:“有你这么大的‘猪仔’吗?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