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红楼]当杀神遇上女神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5章 黛玉进府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黛玉此次进京与原著中跟着几个三等仆妇来荣府时不同, 一路有通天本领的贾琼陪伴。每到一地,贾琼总是能信手拈来,讲起一地的历史故事、民俗民风或者特产。

贾琼穿越前虽然对“封神”原著不熟悉, 可是她也算得是一个小学霸。黛玉本就信服于她, 听她说的有趣,便解了一半乡愁。

从码头乘车半日进了都中,贾琼掀起窗布往外看去,黛玉见街市繁华、人烟阜盛, 非别处可比拟的。

过了许久,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不开, 只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

黛玉问道:“那是外祖的长房吧?”

盼春微笑道:“不错。玥妹妹就是那府里的大姑娘, 敬大伯现在把爵位传给了珍大哥,跟我修道,如今在炼丹上有几分能耐了。”

贾敬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人最怕的就是“较真儿”, 他本就是进士的底子,对玄门道法痴迷起来,这劲头花在上面,总能学到些东西的。

黛玉暗道:不知这瑶姐姐和玥妹妹是怎生人物, 是否和英华姐姐一样好相处。外祖长房的敬大舅舅尚要跟着英华姐姐修道,英华姐姐又是大舅舅的得意掌珠,看来英华姐姐在外祖家地位非凡。

黛玉这样一想便有了主心骨,正想着就到了荣府大门外了, 和宁府一样是三间大门。

马车停了,王嬷嬷、徐嬷嬷及丫鬟们先下了车来,层层把牢四周,免得闺中千金就被市井之徒窥视了去。

贾琼先下了车,贾琏已下了马来了,贾琼见三门大门紧闭,便让贾琏去支使下人开了右间的大门。那正中央的大门自然是迎接上官所开,按当下礼节也不用为黛玉大开中门。

贾琏道:“西角门已有仆妇来迎了。”

贾琼却道:“我是荣府国嫡支真正的大姑娘,虽未在府里住着,也万没有现在让我远道回府时从角门进的。”

贾琏连忙答应去了,过不半盏荣功夫,荣府开了右间的大门。

黛玉想道:原来英华姐姐在府里也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琏二哥在她跟前效劳,侍奉得比当儿子的还尽心。

黛玉骨子里本有促狭性子,否则也无法调侃宝玉,更无法叫刘姥姥“母蝗虫”。这一路与贾琼为伴,多少更被带坏了一分。她暗自好笑,又自责不该这么想表哥。

贾琼才带着黛玉换乘小轿被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厮抬进门去,余下丫鬟、嬷嬷都随行在后,一房跟来的下人都由一个管事的安排歇息去处。

在垂花门前停了轿,这会儿早得消息的邢夫人、贾瑶、凤姐、贾玥都已候在垂门前了。她们身上所穿衣物用料虽然不凡,但是色泽却都偏向素雅,以天青色、水色、杏色为主。

凤姐尚不知贾琏离京几个月曾做过一件对不住她的事,只双目含着水光看着贾琏。贾琏几月来被贾琼吓着了,便有欲念也不敢碰女色,这会儿见着妻子,心头却不由得一热。

“二爷……”

夫妻两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便亲热,贾琏只拉了她的手问道:“家里一切都好?”

贾琏一见她身子丰腴,道:“凤儿倒胖了些。”

贾琼正下轿来,听了他的话就往凤姐身上一看,笑道:“嫂嫂这哪里是胖了?这是有了身子,哥哥要当爹了。嫂嫂怎么不休息反而亲自迎出来呢?”

邢夫人上前来:“凤儿这胎已坐稳了,接到消息你们要回来,劝也劝不住,定要同我们一道儿。”

贾琏面上喜不自胜,握着凤姐的手,叫她的名儿,实不像是个会出轨的渣男。

贾琼这时顾不上他们夫妻,朝邢夫人福了福身:“太太,这里风大,您也不该到这儿来呀。”

这长幼有序,以她的身份,在屋门口迎接也就是了。

邢夫人笑道:“你们离家多时,外甥女又远道而来,我等不及要见见了。”邢夫人除了在荣府里脸面不足之外,她的地位倒是比原著中要稳些。

她有贾瑶傍身,东院里的事儿,贾赦总是要吩咐她来办。贾赦虽不爱她,可是他疼爱贾瑶就不可能不顾邢氏的脸面。

贾瑶、贾玥已经朝她围过来,想让她讲一路见过的风物,这时黛玉在雪雁和朱鹮的搀扶下过来了。

贾琼介绍道:“这是大太太。”

黛玉福身:“大舅母。”

邢夫人上前拉住她的手,笑着称赞黛玉钟灵毓秀。她虽然小门小户,但是几月前还进过王府,那王妃是如何夸奖女孩子的,就学了几分。

邢夫人才介绍贾瑶和贾玥:“这是你三表姐,这是你五表妹。”

黛玉一一叫了人,凤姐才舍开久别重逢的贾琏凑过来笑道:“我尽是怠慢了远客。”

黛玉已知她是谁,忙又叫了人,凤姐笑道:“这样标致的人儿,果真是咱家的亲妹子!”

凤姐知道琼瑶姐妹在贾赦心中的份量,贾琼又是一尊“真佛”,凤姐的话儿也不同了。

贾琏笑道:“咱们一家人团聚自是喜事,只不该将表妹堵在这儿说话,万一表妹吹着了风,如何是好?”

凤姐笑道:“多亏二爷提醒,实在是我疏漏了。妹妹快随我们进去见老太太吧。”

邢夫人携着黛玉走在前头,贾琏、凤姐相携随后,贾琼这会儿落在后头,贾瑶、贾玥围在她身边。

贾瑶轻声道:“姐姐一去这么久,我可想你了。下回再出远门,好歹带上我。“

贾玥笑道:“只怕还得带上我爹爹,他从玄真观回来便是问我知不知姐姐几时回来。“

贾琼关切:“玄真观这几月怎么样了?“

贾玥道:“我曾去过观里几回,天天有百姓去观里进香,还有几家王孙公子去观里求药,爹爹却不敢答应。倒是哥哥往来的人多了,有回哥哥就为朋友向爹爹求药,被爹爹轰了出去。”

贾琼暗道:这贾珍还真是一个隐患,虽不至于在外头欺男霸女,可他真是一个淫/荡无耻之徒。古代男子真是十个男子九个放荡,男权制度下,但凡有钱有势,他们就不用节制自己。妻子想要限制他们“播种”就是善妒。贾赦、贾琏也有这个毛病,现在就是被她影响才节制了一些。

贾琼这样一想,对男权时代的礼法更加厌恶。

已经到了荣庆堂,正面五间上房,皆是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雀鸟。台阶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鬟。

老太太跟前的丫鬟是满府最尊贵的下人,跟皇帝身边的近身太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